要做 “青年友” 不做“青年官”

共青团南通大学委员会——网上青共校  加入时间:2018-10-11  采录人:pjj  点击:

 

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截图

高校评选、任命学生会干部,本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。最近,中山大学却因为学生会干部的任命,被置于舆论场的中央。在中山大学学生会官方微信公众号 7 月 19 日发布的《中山大学学生会 2018—2019 学年度干部任命公告》中,按照三个层级公示了 200 多个学生干部岗位,而在 “秘书机构” 和“组成部门”两层级中,还特别标明了职位是 “正部长级” 还是“副部长级”。

  舆论压力汹涌而至,相关内容的发布者删除了这则 “学生会干部任命公告”。7 月 20 日,中山大学学生会发布《关于学生干部聘任公告的说明》,表示“在公告中,我们错误使用了级别的表述,对此深表歉意。” 校方就事件给出了说法,围观者也就此渐渐散去。但这里面所要引起的反思,还当继续。

  学生会组织,从学生中来,到学生中去,本就是无行政级别的。它设立的初衷,是要代表广大学生,服务广大学生,依靠广大学生。动辄 “正部长级” 或者 “副部长级”,不仅让人看到是“止增笑耳”,更有着“自我设计” 的意味——本来是 “关键少数” 的青年精英,却集中在一块搞起 “官帽” 来。如此举措,无形中让自己身上的学生气息少了,社会习气多了。

  不容小觑的是,中山大学作为国家 “双一流”A 类、“985 工程”、“211 工程” 重点建设高校,对于 “学生官” 现象的模糊无意识,对于正确引导学生健康成长的缺位,说明高校学生会工作在当前的语境下,的确到了要按下快进键的地步。一些高校学生会在组织、思想和作风等方面存在的问题,已经凸显出与时代脚步和学生需求脱节的现象。如果只是想让自己的履历更加漂亮,让自己能够接近优质的资源,或是仅仅是出于 “跟着感觉走” 的抱团冲动,是不可能胜任学生会工作的。学生会的本质是服务学生,它是件很纯粹的工作。当然,学生们身在其中,对于努力向上、积极进步的想法,同样值得鼓励,但如果变味成 “官本位” 思想,就要值得警惕。过早地趋于行政化的窠臼,既不符合学生会的设置初衷,更不利于青年的健康成长。

  在去年五四青年节前夕,习近平总书记到中国政法大学考察时就指出,立志是一切开始的前提,青年要立志做大事,不要立志做大官。习近平总书记的谆谆教诲和殷切嘱托,是站在时代的角度上,回答了青年的志向问题。这也是给学生会工作指出了明确方向——要做 “青年友”,不做 “青年官”。

  做 “青年友”,是既不要刻意地放低身段,也不用突兀地拔高自己,只需用平等的态势,和周围的学生们打成一片。毕竟,学生会干部终究还是学生身份,这才是自己在校园的第一身份,如果本末倒置,以“青年官” 自居,广大学生不买账不说,最终可能把自己搞成孤家寡人,久而久之会带来心理上的莫名压力,实在得不偿失。

  对于青年的成长与发展,习近平总书记始终寄予厚望,他指出,青年一代有理想、有本领、有担当,国家就有前途、民族就有希望。他还强调,青年工作,抓住的是当下,传承的是根脉,面向的是未来,攸关党和国家前途命运。

  作为高校青年工作的重要一环——象牙塔里的学生会,自也不能绝缘于社会转型期的大背景之下。当前,大学生们群体结构愈加多元、思想愈加多变、需求愈加多样,这也给学生会改革提出了倒逼要求。

  去年,团中央、教育部和全国学联联合印发了《学联学生会组织改革方案》,明确指出要 “规范健全各级学联学生会组织的机构设置,减少层次、提升效能,充分发挥互联网作用,构建扁平高效的组织体系,避免‘行政化’倾向”。而针对学联组织 “行政化”、学生会组织脱离学生等突出现象,精简学生会组织,把更多的锻炼服务岗位设在学生自主社团,这些改革的举措,有些已在高校开始逐渐试水,且效果不错。比如,高校创新创业社团,甚至南京十多所高校联合成立了南京高校创业社团联盟。这些已经产生良好效果的模式,不妨加快复制推广的速度。学生会改革事关学生的福祉,是件时不我待的事情。

  末了,再点下 “正部长级”“副部长级” 的那些事。其实,在学生会组织里,主席、部长的头衔、称号存在多年,谁也没有异议。没有反对,并不代表它就是天然正确。想到联合国是秘书长、世界卫生组织是干事长,高校学生会不妨也借鉴下相关的称谓,譬如用干事、总干事等称号,来代替“正部长级”“副部长级”,不仅听起来有股实在劲,更能让学生们感到亲切。要当“青年友”,不当“青年官”,本来就是实实在在干事的。

  想想看,应该是这个理。(中国青年网特约评论员 谢伟锋)